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
2016-12-12
方祥宇

初中那会,我深爱读一些书,像《秘密》《与神对话》等等一系列从弗洛伊德理论出发阐述潜意识的书。高中的课业加重了些,高一那会就有同学开始在自习课做高考模拟卷,我依然在自习课的时候看书,很认真的,每本书都勾画、做笔记,老师也就觉得没什么不妥,毕竟我不去影响别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结果。我当时特别有紧迫感,因为从2008年亲历汶川地震后的那个漫长假期起,我就开始相信2012世界末日的说法,于是我恨不得读完市面上所有关于2012记载与分析的材料,当时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在2012的末日里活下来,像《2012》电影里男主角一样带着自己的家人坐上诺亚方舟,拯救世界。从来没有想过2013年夏日的高考,从来没想过以后会过着怎样的日子。

与朋友们随时聊天,却很少聊到或者很少有人想清楚了以后会去做什么,多数的是期望过个好点的日子,或者把手上的一件一件事做好,比如拿个满绩,GRE托福考个高分,申请个TOP10的学校。我并不敢肆意评价这样的想法好不好,起码我是触摸不到这样的水准,只是这些貌似都是人生路上的副产品,并不是这一生要做到的什么,而是为了完成某些人生梦想而必须做的前置任务。刚好前几天听了个讲座也讲到了这样的观点,里面讲到“喜欢做什么,必须做什么,能够做什么”构成了人生。所以最重要的是想清楚自己以后想做什么,这件事用大学四年的时间去想并不久,因为这是一生的事。没有想好就顺应着周围的环境去做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是一件很悲哀的事,不如多读读书,多去看看世界,再好好想想。短则数十年,多则上百年,用四年的时间想清楚是很值得的。

上个月从美国交流回来后找了实习,期间学到了两件事,持续学习与顺应变化。前者是说要不断地接受新的东西,现在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问题就在于只有持续学习你才能找到风口在哪;后者是基于前者的基础上,知而后勇。

有朋友问我到底喜不喜欢金融,我说喜欢,因为我总是能从套利里面找到快乐,但是这个事情不仅仅是我,似乎每个人都能在赚钱的时候感到快乐,特别是赚别人赚不到的钱,而且如果把这个词换成套利的话也就没有人因为占别人小便宜而感到不光彩了。公司的一位兄长告诉我,这样的人在金融市场上扮演的机会就是在消除套利机会,这些不过是来使市场有效化的砖瓦匠,最厉害的人都是在创造着新的东西来改变世界。当然,金融的核心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套利,用量化的、信息不对称等各种方法来实现套利。我却记得最开始学金融的时候,系主任告诉我们金融的核心在于资源的合理配置,之后他也发表过套利机会存在是因为市场不够有效完善一类的论文。两种言论孰是孰非全在个人,要知道这也不过是实现自己人生目的的工具罢了。

2012年的冬日,末日并没有如期而至,我那拯救世界的梦想似乎落空了,从那后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所幸运气不错,遇见的一切都很美好,每天都做着开心的事,并且有了一个亿的小目标。后来那些高一就开始做高考模拟卷的同学高考的时候确实也考了个不错的分数,去了不错的大学,而我借着发挥不佳的借口来了南科大。很难说以后的路会是怎样,但是我想起码目前来说还是多经历一些是最好的。人生也就是这样的,很多的事都是为了去经历,纯粹的经历。人一生做了很多准备,就是为了不确定的未来。当然,人的一生是经历不完的,也并不是做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理由。很多时候并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去做的,你可以有很多选择,而这不过是茫茫人生中的一步罢了。

我认为的最厉害的人,是有最强的学习能力,能够在一个完全崭新的领域迅速活得很好的,这个活得好不是和别人比,是自己认为达到了自己的标准。都是自己选择的路,每个人活出自己就好,我们没有什么值得去抱怨的,你能做的就是乐观点继续走下去。无论是金融,还是科技,还是人文,都是这样,经历多了见得多了自然就厉害了,不是说他拥有比你更专业的技能,是说他在遇到未知的事情的时候,能够在自己的数据库中调用一个相似的解决办法来安抚自己的心。

有些人信佛,他们就觉得这个世界都是假的,所以对生活的标准很低,开心就行了。境界高一些的甚至就看穿了很多的本质,觉得事实不过尔尔,都是命中注定的,于是遇到所有的事都不慌张,一生坦坦荡荡,从容面对。当发现仅仅个人的事情不值得耗费整个人生去经历的时候,就会花更多的精力在别人的事情上,去帮助社会,帮助更多的人经历。我们境界低一些的,没有去参透,只能说多去读一些书,多去讲一些自己的故事,在不同的环境里去探索,去找到存在的意义,也就对未知多了一点的掌控,仿佛自己能够更好得经历人生.

关注我们